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

在她的印象里,傅骁城就是个纨绔的富二代,不学无术,还喜欢拈花惹草,做事根本没有个定性。

对女人来说,他并非良人。

但这一年里,她听说傅骁城好像改了,跟换了个人似的,开始认真的学习,认真的工作。

似乎,他这个人并不笨,经过一两年的努力,似乎在工作上已经有了点成效了。

想到这,她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薛永楼。

薛永楼对于他和傅骁城的关系本来就看得比较紧的,注意到高韵锦的视线之后,他也看了眼过去,对高韵锦摇了摇头,让她别声张。

此举,无疑是在证实高韵锦的猜想。

高韵锦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薛母这些年注重养生,刚到八点就累了,要回家休息了。

她现在是最想抱孙的时候,对小安安可是宠爱得不行,去到哪里都抱着。

离开的时候,她是坐另一辆车离开的。

高韵锦跟薛永楼还有傅骁城一起坐的车。

白嫩如玉氧气女神不食人间烟火般清丽脱俗

上了车之后,高韵锦认真的问:“你……真的?”

他和傅骁城,真的是她想的那种关系?

薛永楼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高韵锦美目圆瞪,虽然猜到了,但还是被惊到了,“你……认真的?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傅骁城本来在状况之外,听到这,也知道高韵锦是看出来了,皱了眉头,不高兴的说:“什么叫或许?本来就是认真的。”

“你这么认真,那刚才在阿姨面前的时候怎么什么都不说?”高韵锦忍不住说他。

虽然现在傅骁城的风评好了,她还是觉得他不靠谱,自然的就开始担忧薛永楼了。

薛永楼她了解,如果他对傅骁城没有感情,他不可能会放任自己和傅骁城不清不楚的乱来的。

可他和傅骁城?

她有些凌乱。

不知道薛永楼是怎么看上的傅骁城。

至少,在她的眼里,傅骁城根本配不上他。

就算他忽然喜欢男人了,也应该喜欢一个更加优秀的,性格和他相近一些的男人才是。

“我倒是想,但是永楼——”

薛永楼不咸不淡的瞥了眼过来,傅骁城又不说话了,眼神里有不悦,还有点小傲娇,可偏偏就是闭了嘴。

“放心,我自己有分寸。”

这话高韵锦信了。

薛永楼活得并不糊涂,她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只是……

他以后打算怎么办?

虽说她不其实同性恋,但是现在的社会对这个群体的接受程度还是低一些的,她担心他以后的路会很难走。

更何况……

她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能牵手一生。

不过……

也说不定。

男女之间恋爱还能分手,结婚还能离婚,生了孩子了还能撕破脸,这个世界上,一生或者是永恒,都分人。

想到这,她笑了笑,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薛永楼也有些惊讶,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接受了。

到了目的地之后,把傅骁城放下,在车上剩下他们两人之后,高韵锦才问:“为什么是他?”

薛永楼半响才说:“之前我也不知道,但时间长了些,忽然觉得跟他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好的,现在又忽然现,跟他在一起挺好的,挺……开心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会有这个转变?

“可能是因为……他爱我吧。”

高韵锦张嘴,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她从来没想到,薛永楼竟然会如此肯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他说傅骁城爱他,他既然接受了,也就是说明了,他也是真的喜欢傅骁城的?

她见他们相处的次数不多,但就凭刚才他们两人相处的状态来说,傅骁城肯定是纵容他,爱护他的。

所以,他很听他的话。

过去这十年里,她经历了很多。

开始的时候,她觉得她想要一份真挚的,干净的爱情。

所以,她随心去追随。

但渐渐的,她现,这个世界上,真挚的,干净的爱情,跟绝世珍宝一样稀有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运气可以拥有它的。

人的一生,其实很奇妙。

短暂又漫长。

感情最不值钱,但也最难得。

但如果她和傅瑾城分手前没有怀孕,现在她没有孩子的情况下,如果有一个人能真挚的爱她,给她一份干净的感情,她也会动容。

但现在她有了孩子了,日后她的一切重心都会向孩子倾斜了,恋爱什么的,她是不会考虑的了。

***

高韵锦现在都住在了薛永楼那,林家人对此根本没有办法。

再说,就算有办法,他们现在也动不了高韵锦了,他们就算有心,也难以再次作妖。

为此,林家人这几天心情都很差。

尤其是,他们在一次聚会中,还见到了被薛母抱着的高韵锦的孩子,小宝贝越长,模样越是和傅瑾城相似。

g市几位世交对这个孩子由来都很感兴趣,还都以为是薛永楼的儿子,直到薛母一再强调,是她干女儿的孩子,她才相信。

几位世交脾气也都不错,瞅着她怀里的孩子,说:“长得可真好啊,只是……不知怎么的,看起来有点眼熟。”

这话说起来,其他几人纷纷点头,“我也这么觉得,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像谁。”

薛母没想到他们这么眼尖,笑容都不大自然了。

林父林母这次宴会,是难受而归的,回到家里,恨得牙痒痒,又坐立不安,“那个野种,是真的跟瑾城挺像的,如果一直这么下去,不用说别人都能猜到那个孩子是瑾城的了,那我们的面子,我们小薰的面子往哪搁!”

“但现在我们动不了那个孩子。”林父何尝不明白?

他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?

“动不了那也得让他别碍我们的眼!”

那个孩子的消息整天在他们耳边进进出出,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,这不是要气死他们吗?

“你的意思是,让人把那个野种送走?”

“对,一定要送走!”

眼不见为净。

“怕是那个女人不会同意。”

她估计还担心他们会动那个孩子,有薛家保着,她才能安心。

离开了g市,相当于少了一个有力的保障。
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2021年11月15日 上午11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