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什么软件跟蜜柚一样的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当时白一弦设计了宋达民,连累的宋达民之父宋耀祖也被罢免。六品同知这个官职就空缺了出来。

石庆是最近才刚刚到任,自然不会知道白一弦和世子的关系,也就没有交代儿子,所以石宸就更不知道了。

而之所以石庆父子刚到任,石宸便和陈吉利不对付,还因为石宸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。

前几日刚到杭州城的时候,便去了秦楼楚馆寻欢作乐,正好遇到了陈吉利。

要说陈吉利也是不长记性,刚在白一弦手上吃了亏,没在家安分几天,还敢跑出来找姑娘耍。

陈吉利这次不敢去万花楼,秦楼楚馆那么多,花魁也不少,自然不会再去找烟萝麻烦。

因此他去了别家,同样找了花魁,谁知道这就遇到石宸了。石庆父子刚到杭州,陈吉利也不认识石宸啊。

偏石宸也看上了那花魁,于是十分嚣张的要和陈吉利争抢。并且还嘲讽陈吉利一个猪头模样还好意思找姑娘。

陈吉利最近十分不顺,被人打成了猪头还不敢报复,又被石宸这么嘲讽,当时那火气就压不住了。

他想着,小王爷的模样也认识了,杭州城的官员之子也都熟悉,反正没石宸这么号人物,总不可能再那么倒霉的冒出来一个白一弦吧。

于是他就跟石宸打了起来。石宸毕竟是刚到此地,带的人也不多。陈吉利带的可多,石宸可就吃亏了。

戴帽子短发甜美女生一袭白色长裙清新唯美写真

最后还是石宸大声吆喝自己是新上任的同知的儿子,才总算没有吃太大的亏。要是喊晚了,不定陈吉利就将他扔到西湖里去了。

陈文忠和石庆的品级相同,石庆刚刚到任,也不想一来就惹下麻烦,再说石宸也不过是被揍了几下,好歹没出什么大事。

于是陈文忠让陈吉利道了个歉,这事就这么算了。

但石宸和陈吉利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。此后只要两人相遇,免不了一顿口舌,互相嘲讽,甚至暗地里使绊子等等。

如今见陈吉利对白一弦一个罪民之子如此低三下四的,听说对方还打过他,他都跑去讨好,这不是犯贱么?所以石宸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的机会。

石宸看了看白一弦,因为陈吉利的关系,连带他自然也对白一弦看不顺眼。

又听到陈吉利骂自己是狗,便哼了一声说道:“真是物以类聚,什么样的人就找什么样的朋友。

陈吉利,莫非家这拍马屁的本事是遗传的不成?区区一个罪民之子,居然也让低三下四的讨好。

我算是看明白了,我跟这种人,就不是一个档次。我跟计较,还真是拉低了本公子的水准。”

石宸这话可不只是嘲讽了陈吉利,连着白一弦也算了进去。

白一弦皱皱眉,对方和陈吉利有矛盾,他并不想搭理,不过对方牵扯上了他,不回敬一下也不好。

只是想想最近事情比较多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心想着暂时放过他。大不了以后悄悄的给他找点小麻烦就罢了,所以就没搭理他。

他带着苏止溪她们,直接往前走,去早已订好的包厢。

陈吉利那边听到石宸嘲讽自己还带上了白一弦,脸上却是一愣,下意识的看了看白一弦,说道:“他是世……”

说到一半,却悠的住了嘴。这家伙好歹聪明了一回。心想我干嘛要告诉石宸,要是让石宸得罪了白一弦那不就更好了?到时候让白一弦也教训石宸一顿。

石宸见陈吉利闭嘴不说话,心中得意,哼笑了一声,说道:“怎么?说不出来话了?

看看交往的这些人,除了罪民之子,中间竟然还有个乞丐,啧啧啧。说们是物以类聚,还真是一点都不差。

本少爷活这么大,还从未见过有人会如此自甘堕落,好好的上等人不当,偏偏要和这些下贱的人厮混在一起。”

陈吉利没说话,他巴不得石宸多说几句,得罪了白一弦最好。

而白一弦原本不想搭理石宸,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越说越过分,刚要说话,小乞丐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。

她一下就蹦了出来,指着石宸愤怒的说道:“说谁下贱?”

石宸不屑的看着小乞丐,指着她,划了一个圈,把白一弦陈吉利等人全部都包括了进去,说道:“说别人对得起……们吗?

我看这望江楼也是越来越不行了,真是什么下贱的人都往里放,倒胃口。”

气的小乞丐当即就跳了起来,撸袖子就准备把石宸教训一顿。

白一弦示意言风拦住了小乞丐,看着陈吉利冷笑道:“陈吉利,管好家的牲口,别让他出来乱咬人。

这望江楼确实有些不像话,这是人吃饭的地方,怎么能放些牲口进来呢。倒胃口。”这把石宸嘲讽他的话又给还回去了。

陈吉利急忙笑着答应,说道:“就是,就是,白公子说的太对了。可这牲口不是我家的,我管不听啊。”

小乞丐说道:“管不听,还不会打吗?牲口懂什么呀,说教能听吗?自然要打一顿才能听话。”

石宸气的脸都黑了,怒道:“们胆敢骂我,真是好大的胆子,可知道我爹是谁?”

白一弦无语了,为什么每个坑爹货,在惹事的时候都会说这么一句呢?

陈吉利这回可得意了,之前他说这一句的时候,白一弦就怼过他,他可学会了。

因此,陈吉利得意的看着石宸,说道:“爹是谁,都不知道,我们怎么知道?想知道爹是谁,问妈去啊。”

“噗嗤,哈哈哈哈……”小乞丐毫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。就连苏止溪等人都忍俊不禁,被这句话逗乐了。

白一弦意外的看着陈吉利,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。

陈吉利受到鼓励,面容越发的得意了起来。

石宸大怒道:“陈吉利,,好,敢侮辱我,侮辱我父母。我跟没完,给我等着。”

说着话,他左右看了看,一脚揣在了一个随从的身上,说道:“们还愣着干什么?没看到少爷我吃亏了吗?给我打,狠狠的打,出了事,少爷我担着。”

陈吉利这回可聪明了,他并没有急着表现,甚至都没让自己的仆从出手,反而立即狗腿的跑到了白一弦的身后。

他可忘不了,白一弦旁边的这个冰山脸厉害的很,一打六都跟毛毛雨一样,他上次吃了亏,这次石宸怎么也得吃点亏才行啊。
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2021年11月16日 上午3: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