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需要充钱的污app

宋涛听到叶新的话,觉得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:“你说什么?为我准备的?哈哈哈……真是笑死人了。行啊,三万的药材,我若吃了倒是我赚了。”

众人也笑话叶新,若真是要打赌,买价钱少点的不是更好,为何要买贵的?

这时,炎千来了,挤到叶新身边:“新少。”

宋涛听见,哈哈大笑:“一个上门女婿,还新少,哪租来的大块头?”

炎千眼一冷,拳头握起,没得到叶新指令,他没出手。

“三万五!”这边老板把磨成粉的药包,递给叶新。

炎千付了钱。

宋涛见此,眼角跳了跳,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果然,叶新提着药包,走到他面前,晃了晃药包:“我买药,你喝。”

“哼,谁和你打赌,谁听见了。”宋涛扭头就想走,没病喝什么药,废物。

突然,衣领一紧,他被炎千拎了起来,双脚踮着地,才勉强和炎千平视,恐惧万分:“你你你,你想干嘛?”

“新少说买药给你喝,你就得喝。”炎千生的人高马大,面容粗犷,声音嗡嗡响,震的宋涛双耳轰鸣。

心绪飘扬在金色原野

叶新用水化开药粉,把碗递给炎千:“让他部喝了。”

炎千一只手抓着宋涛,一只手端着碗,凑到他嘴边,粗声喝道:“喝!”

“不要!”宋涛拒绝,却被炎千,捏着下巴,给灌了进去。

宋涛拼命抵抗,药水顺着嘴角流进脖子里,狼狈异常。

他的朋友们见此,怒吼着冲上来:“放开宋涛!”

炎千不动,抬腿,踹在对方身上,对方倒飞出去,倒在地上,疼的直捂肚子。

哪怕踢出去一脚,炎千也身形不动,由如巍峨大山,撼然不动。

另一个自背后偷袭炎千的青年,见朋友摔飞出去,一怔间,炎千的脚驾到。

“砰!”

那青年也倒地,捂着肚子,疼的大汗淋漓,脸色发白。

其他人尖叫着退后。

炎千冷哼一声,继续给宋涛灌药。

药一入口,苦的宋涛,泪流满面,双手乱舞,狼狈至极。

终于,一碗药灌完,炎千松手,宋涛滑坐地上,哇哇直吐,却又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嘴巴又苦又麻,两边嘴绑子,此时一点感觉也没有,好似这嘴绑子不是自己的。

“呃……”

宋涛一开口,只发出一个音节,吓的脸都白了,指着喉咙呃呃呃个不停。

叶新凉凉的扫了他一眼,走人。

面色发白的宋涛,看懂他眼里意思,谁让你多嘴,毒哑你。

宋涛眼睁睁的,看着叶新炎千走人,不敢拦,急忙奔去医院,医生检查一堆东西,拿着报告单,疑惑道:“各项指标正常,什么问题也没有,怎么就说不出话来?”

宋涛心拨凉拨凉的。

……

叶新要找的药材,名为美人娇,是除疤的最好药材,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伤疤,也不管伤疤有多深,都可以治好,甚至于皮肤更加细腻光滑。

所以,叶新才想找到美人娇,再替小夏治脸,他的小夏,药材要用,就用最好的。

没了宋涛的挑衅,叶新畅通无耻,找了十几家药材店,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。

正打算走人,听到一道哭喊声:“爸,你怎么样?爸,你醒醒,来人啊,有没有医生,求你们救救我爸爸……喂,120吗,救命啊,城南药材市场,你们快来……有没有医生,求你们救救我爸爸。”

叶新眼里有欣赏:“慌乱中还能自打120救人,倒也算是个镇定的姑娘。”

炎千站在他身后不说话,脚步却随着叶新,朝哭声地走去。

唐灵儿跪坐在唐天长面前,泪流满面,哭喊着求助路人。

路人们只是看着,指指点点,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搭救。

来采购药材的袁亮,随意的扫了一眼,见到地上的人有点面熟,想着自己是个医生,也许那人,是自己曾经救过的病人,便没在意。

走了几步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,双眸猛然瞪大,唇微微抖。

他想起来了,躺在地上的人,正是平安市首富唐天长。

若是成了唐天长的救命恩人,以后,这平安市的医生界,还不任由自己横着走。

于是,他立马转身,匆匆而来,高喊:“我是二院的医生袁亮,让我来看看。”他把证件递到唐灵儿面前,“这是我的证件,我叫袁亮。”

唐灵儿瞄了眼证件,也不知真假,激动的又哭又笑:“好好好,只要你能救好我爸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

“我是医生!”袁亮面上愠怒,心中却乐开了花,忙查看唐天长,发现他是心肌梗塞,“有没有速效救心丸?”

“有有有。”慌乱的唐灵儿,把手中小瓶子给他看,“我已经给我爸爸服用了救心丸,可他还是这样。”

袁亮心咯噔一下,吃了救心丸还晕迷不醒,这怎么办?他也不是专家。

“我给他做心肺复苏。”

袁亮双手叠在一起,正准备给唐天长按心口复苏时,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:“你若按了,他伤势会加重。”

众人听到此话,自动让路给叶新。

叶新双手插兜,面容淡然:“不想他死,就别做心肺复苏,让他平躺着,他活命机会大许多。”

袁亮大怒:“混蛋,我是医生,比你懂,此时正是要做心肺复苏,不做心肺复苏,那他才是真正的没了活的机会。”

唐灵儿也怒道:“滚开,你要是敢阻拦一下,我要了你的命。”她看向袁亮,“快,替我爸做心肺复苏。”

袁亮得意的瞥了眼叶新,双手按在唐天长胸口:“一,二……”

他就要念出来,让叶新看看,他是怎么救活唐首富的。

叶新淡淡道:“炎千!”

炎千一把拎起袁亮,扔出去:“什么救人医生,杀人医生还差不多。”

被扔出去的袁亮,摔在地上,跌了个狗啃泥,刹那,面红耳赤,指着叶新愤怒:“你干什么?我在救人。”

叶新蹲下,伸手在唐天长身上点了一下:“我能救他……”

“你谁啊,你能救他,你有医生证件吗?”眼见着功劳就要在手,却被旁人抢了去,袁亮自然不甘心,跳起来指着叶新大骂,“你这是在草芥人命,你这是在儿戏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“他是乔家的上门女婿乞丐废物!”

药材店老板挺着啤酒肚,嚣张而来。

刚才自己假抬价时,这个废物居然揭穿自己,害得自己被人扔了两个生鸡蛋,气死他了。

现在这个废物还要给人治病,很好,弄死他去。

“什么?上门女婿?”回过神来的唐灵儿,满面愤怒,抬手便朝叶新脸上甩去,“你个废物给我死去吧。”
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2021年11月16日 上午10:07